一對小夫妻離婚後的三十天生活 (看到最後竟然哭)她是我大學同學,我們談了三年戀愛,在一起又過了三年。只是有一個問題,離婚之後,在她還沒找到新住所之前,我們還得住一起。自己想想都覺得搞笑,談戀愛的時候,我們特純潔,雖然彼此之間不止於牽手擁抱,但是同居這樣的事情,壓根沒敢嘗試過。沒想到現在離婚了,倒趕了趟新潮。一室一廳的房子,兩個不再是夫妻的男女住在一起,特別彆扭。第一個晚上,我拿了一套臥具鋪在沙發上。第一夜,睡得真舒坦!沒有人在耳邊嘮叨的夜晚,真美!只是,如果我們家的沙發是布沙發就好了,這個木頭沙發讓我在清晨醒來的時候,脖子有點酸。到了洗手間的門口,聽見裡面有嘩啦啦的水聲。這個臭女人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養成的壞習慣,晚上睡覺前洗澡,早上起床後還要洗澡。算了算了,反正也已經習慣了。我順手拉門就進去。我剛掀起馬桶準備方便,沒想到她竟然“哇”地一聲狂叫了起來。大清早的,也不至於見酒店兼職鬼了啊,叫什麼叫?嚇得我尿都憋了回去。“你沒見我在洗澡嗎?你是不是男人啊?有男人在女人洗澡的時候進來解手的嗎?”她掀開浴簾,一隻手用浴巾裹著身體,一隻手指著我的鼻子就開始訓斥。“你叫什麼叫啊?咱們之間不是還隔著浴簾嗎?我能看到你什麼啊?又不是第一次你洗澡的時候我進來解手,至於這麼誇張嗎?再說了,就你那身體,我都看了三年了,閉上眼睛都知道是什麼樣子了,值得我偷窺嗎?”“你……”她氣得說不出話來。裹著浴巾就跑出浴室,就聽到臥室的門“砰”的一聲。潑婦!就你這臭脾氣,看以後還有誰敢要你!解完手,我去臥室,我今天上班要穿的衣服還掛在櫥子裡呢。這死女人,竟然將臥室的門給鎖上了。我敲了半天門,裡面總算回了一句,我在穿衣服!算了,反正離婚了,讓讓她吧。半小時後她才出來,倒是衣著光鮮唇紅膚白。可惜,她臨出門時狠狠瞪了我一眼,破壞了她的形象。因為這半小時,我上班第一次遲到。下班後,我在大長灘島街上胡亂溜達著消磨時間,雖然無聊,但是總比看她那張臉要好。就這樣呆到九點,我在街角吃了碗面,回家。我進家門,她老人家竟然在客廳裡坐著。看見我進來,臉上竟然還帶著微笑。我遲疑地在她面前坐下,天!她竟然給我沏了一杯茶。她葫蘆裡賣什麼藥?我想到了一個詞:笑裡藏刀。“今天呢,我仔細想了一下,咱們現在不是夫妻了,雖然我現在是借你的房子住一個月,但是我想,為了避免這一個月出現不必要的尷尬和誤會,我們還是約法三章比較好。”說著,她溫柔地拿起一張紙在我面前晃了晃。“你看看,要是沒什麼意見,那麼就簽一個字,咱們一人一份。”我拿起紙看了看。第一條:在一方使用洗手間的時候,另一方不得以任何藉口進入;第二條,一方不得以任何藉口接觸對方的身體;……我數了數,大小竟然有二十六條之多。“沒意見,那麼就請簽字。”她竟然連鋼筆都準備好了。我本來想沖她發火的,但是想想也沒必要。反正最多也就一個月的時間,吳哥窟忍忍也就過去了。我冷眼看了看她,拿起鋼筆就揮下我的大名。“對了,作為你簽字的回報,在我們共同生活的期間,我還繼續給你做飯吃。”有了這個條約,這日子可就真拘束。剛開始那幾天,感覺做什麼都被束縛著。並且,我還繼續在外面晃悠著找地方吃飯。哼,以為做飯給我吃,我就會感恩?美去吧你!我一個月不吃你的飯,看我會不會餓死!唉,話是這麼說,只是每次晃悠著的時候,聞到別人家的飯菜香,心裡也還是十分羡慕。一個星期相安無事。一天我進門的時候,她剛好準備出去。“出去?”我裝著隨口問了聲,其實我不喜歡她這麼晚出去還噴了香水。“是啊,阿鈴說今晚介紹一個朋友給我認識。你看看我今天剛買的衣服,還不錯吧?”她站在鏡子前仔細端詳著自己。“是啊,是不錯,釣傻帽最適合了。”傻子都聽出我說的不是好話。“你!”她的臉上又開始浮現厭惡我的表情了。只是,轉而她又假惺惺地淺笑盈盈。“是啊,反正我現在是單身了,就算是釣帛琉傻帽,我也有這個權利啊,總會有珍惜我的人出現的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也該考慮考慮自己的幸福了。”她怒目瞪了我一眼。“那我祝你今晚吊到一個大傻子!要是人家送你一個別墅,也借咱住兩天。”“喲,說話怎麼這麼酸啊?你不會是看我出去吃醋吧?”她哈哈笑了起來。“走吧走吧,別站那礙我的眼!”我隨手就給她拉開了門。她斜著眼睛瞧著我,走了出去。出門的時候,還對我“哼”了一下。我“砰”地關上了門。沒有礙眼的人在了,我開始上網找妹妹聊天。前天我從購買了一套媲西伊遮斯,那個東東專門防止螢幕監控、鍵盤滑鼠記錄,防止聊天記錄被偷看等,有了那個東東安心多了。上網總算沒有人管了,呵呵。只是心裡怎麼這麼煩呢?難道我真吃醋了嗎?哈哈,我開始笑我自己,怎麼這麼胡想?可是我主動提出離婚的啊!大概過了兩個小時,她就回來了。而且,在我面前走過的時候,我看到了她臉色很差。她直接回臥室睡覺了,竟然連澡都沒出來洗。她心情當鋪不好地回來,我竟然心情好了。嘿嘿,活該你出去,我也樂顛顛地睡下來。半夜,我被她的一聲尖叫嚇醒。剛想起來看看什麼情況,就見她穿著睡衣沖了出來,跳到沙發上摟著我的脖子直發抖。“怎麼了?”我拍拍她的背問。“蟑螂……”她一說這兩個字我就明白了。這個女人雖然對我很兇悍,但是天生害怕小動物,什麼蟑螂、老鼠、貓、狗等等,每出現一次她都尖叫半天,害我一直想弄一個小狗回來養養都不成。“乖,別怕。”我像往常一樣安慰她,進房間給她消滅去。房間裡四下找了半天,沒發現蟑螂的影子,只得回來。我一坐上沙發,她又將我的脖子摟住。“打死了嗎?”她臉上被嚇出眼淚,不過在夜晚黯淡的光線下,卻有梨花帶雨一枝春的感覺。“好了,被我打死了。別怕,你回去睡覺吧,明天大家都上班呢。”我騙了她。因為我知道我不說打死而說沒找到的話,肯定會被她逼著再找下去。那麼我的覺也算是不要指望睡了。“我害怕,我不回去睡。”“你忘記我貸款們離婚了。而且,你也破壞了我們的約法三章中的第二條。你首先接觸我的身體了。”我語氣冷淡,哼,叫你晚上出去釣傻子,看到蟑螂才想起我。她聽到我這話,呆了一下,咬著嘴唇說了聲“對不起”後,跑回了房間。又是“砰”地一聲關門聲。我呆坐半晌,突然給自己一個大嘴巴。我睡在沙發上,但是一點困意都沒有。隱約中,房間裡傳來她哭泣的聲音。進去還是不進去?我有點猶豫,我又給自己一個大嘴巴,是男人就進去!我打開房間的門,看到她伏在被子裡哭。我坐到床邊,拉開被子,輕聲地問她怎麼了?說實話,我看到她滿臉的淚水,心裡真是好心疼。“你進來做什麼?我們不是離婚了嗎?我不希罕你來關心我!給我出去,出去!”她沖我歇斯底里地叫,拿起枕頭砸我。“對不起,剛才是我說錯話了,原諒我好嗎?”我不管她到底是因為什麼,我還是堅持將她抱在懷裡,輕輕吻她臉上的淚。她不再對我咆哮了,用力抱著我的脖子,開始沒完沒了地哭。終於,她借錢一邊哭一邊說今晚因為什麼而不開心了。原來,她那個破姐妹阿鈴給她介紹的人竟然是一個臺灣老頭子,坐下來沒多久就開始動手動腳。阿鈴竟然還勸她,反正你是離過婚的人了,將就著跟了這個老頭子算了。“我離婚了,是不是就比別人矮一截?我們為什麼要離婚?”她一邊哭著問我,一邊掐著我的脖子。我沒有辦法回答她的問題,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雖然脖子被她掐得好痛,但是掐就掐吧,反正又掐不死我,以後不住一起了,想被她掐都沒機會了。終於我們都累了,彼此沉沉睡去。醒來的時候,太陽已經出來了。我還抱著她,她還摟著我的脖子。我不敢動,怕自己驚了她的夢,好像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。兩個人在一起時間越久,清晨醒來就越沒有感覺。想想從前的日子,我們幾乎都是在匆忙中醒來,一邊彼此抱怨著對方,一邊收拾東西趕著上班。我們之間,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?到底因為什麼?她也醒了。醒來後,她忽然意識到什麼,鬆開了抱我房屋二胎脖子的手,臉上有一抹羞澀,“早!”我也慌忙鬆開抱她的手,趕忙下床。“昨夜……”“昨夜沒什麼,快起來洗漱吧,要不上班快遲到了。”有了這一晚之後,我感覺我們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下班的時候,我在路邊看到有賣海棠糕的,想起這是她家鄉的特產,隨手就買了點。只是買完之後,我不知道自己是現在就回家,還是像從前一樣晃悠著消磨時間。“先生啊,這個東西新鮮的時候最好吃,時間長了,就不好吃了。”找錢時,小販特地關照我。我硬著頭皮回到了家,她在做飯。“嗯……嗯,我給你買了海棠糕。下班時候,剛好看到的。”我對著在廚房裡忙碌的她支支吾吾地解釋著。她很開心地走了出來,拿起一塊就吃了起來。“去洗手吧,飯菜都好了。”面對桌子上的飯菜,我心裡酸酸的。數數日子,我在外面混飯吃已經有二十多天了。她做的菜,真香。“吃吧。”我拿起了碗筷。……“慢慢吃,別噎著。來,喝碗湯。”她給我盛了一碗湯。“這個菜挺新鮮票貼的,吃一塊。”她給我夾了一筷子。“你最近瘦得很厲害,以後別在外面吃了,又貴又沒營養,還是回家來吃吧。”……吃完了飯,我搶著收拾。“算了,結婚這麼久了,也沒見你收拾過,還是我來吧。”“我……”“沒事,我也收拾習慣了。你去看電視吧,我一會就收拾好了。”我給自己沏了一杯茶,又給她沏了一杯。她洗刷完畢,在我身邊坐了下來。我趕緊將沏好的水端了過去。“你想看什麼節目?”我拿著遙控器問她。“你今天怎麼這麼客氣啊?客氣得我都不習慣了。”她咯咯地笑了起來。我不好意思地摸摸我的頭。“我以前,很壞嗎?”“壞?沒人說你壞啊,只是你比較懶罷了。現在咱們都離婚了,你卻忘了自己的衣服要自己洗。你也不想想,每天的乾淨衣服,是誰給你洗的?以後,自己要學會照顧自己啊!”“離婚……是的,我們離婚了。”我默然不再言語。她也陷入沉默。那晚,我們坐在一起看了三個小時的電視,沒有說話,沒有換台,只是我不記得自己看二胎了什麼。
創作者介紹

麥當勞叔叔

jk34jkpx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